欢迎访问庆阳政法网,今天是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文化

幸有书香入梦来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网 责任编辑:高睿蔓 发布时间:2024-06-04
字号:A A    颜色:

孙培用

供销社玻璃橱窗外,一个八九岁孩子的目光贪婪地游移。看完这本,问问价格,又看那本,又问价格。因为羞涩、着急,脑门上有细密的汗珠。仔细比较、分辨、不舍、忍痛割爱、下定决心,差不多半个小时选中一本满意的,从兜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两张角票和分币。再擦干净两只因兴奋和激动而汗津津的小手,庄重地接过售货员阿姨手里那本最心仪的小人书。

回头仍然恋恋不舍,想着回家一定把爸爸妈妈给的零花钱一分一角攒起来,下回还来镇里的供销社,再把自己喜欢的小人书买回家。

回到家里,饭也顾不上吃,读了一遍,意犹未尽,吃了晚饭,再读一遍。直到妈妈说,睡觉了。梦里,那些情节又在大脑中重演一遍。

第二天,少年把那本小人书放在上衣口袋中,故意露出一大截。小伙伴自然看见口袋里鼓鼓囊囊的小人书,大家根本经不起这样的引诱,纷纷围过来,七嘴八舌,猜测着口袋里小人书的秘密。

“是在镇上供销社买的吧?”“你说说是啥名?没准儿我还看过呢!”“是不是《岳飞传》,要不就是《三国演义》,上回我去城里,我姑家大哥就看的是这两本,我看过。”“借我看看吧!”“咱俩最好,先借我看看……”少年会挺起小脑瓜,在小伙伴艳羡的目光中雄赳赳、气昂昂。

要知道,一本新的小人书,其他人没看过,你就有了吹嘘和显摆、夸耀的本钱,小伙伴在一起,就有了唠嗑的话题。

一本新的、小伙伴还不知道名字的小人书,在大家的内心掀起一阵波澜,聚在少年的周围,眼巴巴地听少年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哪怕关于这本书的情节听得过于迅速和简明扼要。小伙伴眼巴巴地看着小人书彩色封面,内页的手绘图案,是那样的吸引眼球。

当少年说出,先借给谁谁,“快点儿看,如果弄脏、弄坏,以后就不借给你了!”那个谁就会高兴得不得了,双手接过小人书,小心地擦拭,即使上面不会有灰尘。就这样,大家轮流着阅读一本小人书。

上面说的那个少年,就是40多年前的我。

我们这代乡村孩子阅读的课外书大概都是小人书吧。供销社在镇里,对于乡村的孩子很遥远。这些不到10岁的孩子们,供销社不仅仅是20公里的距离,更包含着孩子们很多的想象、很多的期待、很多的未知,还有这些乡村孩子对外面世界的畏惧、渴望……把母亲平时给的舍不得花的角票和硬币递上去,换回一本一角钱左右的小人书。坐在小板凳上,有时候整整半天读下来,走路也有些飘摇了。

买的小人书一直攒着,把边角折起、揉皱的地方捋平,一有空就拿出来整理下。同学来我家,我就爱显摆,搬来小板凳围在一起,读给大家听,有些字还认不得,就“哼哼”带过。亲戚来串门,凡属带小朋友的,母亲也爱拿出我的“收藏”来招待他们。我还经常和小朋友在一起玩放电影的游戏:用高粱秆制作一个类似电影银幕似的框架子,我在框架中一页一页地翻小人书,边翻边念画面下的文字及人物对话。小朋友听得聚精会神,看得如醉如痴。

这就是我有小人书相伴的岁月。那些小人书的情节故事、小朋友们在一起的气息以及小伙伴们的童稚的笑声都还保留在我的记忆里。现在,梦里穿越,我眼前就是那场景:几个小孩子趴在炕头,小脑瓜围着挤在一起,翻动的书页牵动着小孩子的目光。我认真地读着图画下面的文字,抑扬顿挫、声情并茂……

(作者单位:辽宁省盘锦市城管执法局)